冥麟

什么?

同居30题(白冥)13~15

13.14.一方卧病在床&午睡
庾冥大清早被身边的人拍醒,迷蒙之间还来不及发火就听到白煜艰苦道:“冥冥我肚子痛。”
白煜半闭着眼缩在床上,听着身边人出去,不知道过了多久,感觉有人在拉着自己换衣服,立刻哼哼“我不要去医院。”
“不去医院,先喝水,起来吃早饭,吃完喝药。”抓着手中不听话挣扎的胳膊,拇指在小臂上揉了揉当做安慰。
忙碌到中午,感觉稍缓的白煜靠在床头玩手机,看见进来的庾冥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床铺。在对方拒绝之前,道“为了今天劳累辛苦的王上臣妾自愿当枕头服侍王安歇。(。•̀ᴗ-)✧”
蝉鸣不绝的中午,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,白煜摸了摸靠在腰间的脑袋。继续刷他的手机。

15.帮对方吹头发
家里头发还算长的只有庾冥,但本人又嫌弃吹风筒烫的慌,所以从来不吹头。有时候被逮住也是吹了一会就要挣扎着逃跑。
庾冥表示我就是不吹你咬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。ᖗ( ᐛ )ᖘ
然后被白煜咬了。嗯。

同居30题(白冥)10~12

10.早安吻
夏天不宜贪睡。这是五点就被外面的蝉叫声吵醒的庾冥得出来的结论。确定自己再也睡不着,掀开被子往床边滚,一偏头看见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。显然对方也没睡安稳。伸头过去企图在对方脸上留下一个口水印子,企料那边的人一个侧头亲到了嘴上。庾冥头皮一炸,从床上弹起来一巴掌乎到对方不怀好意的笑脸上。
“你他妈没刷牙!”

11.替对方挑衣服
“这件怎么样?”
“还行。”
“这件呢?”
“凑合。”
“那什么不穿呢?”
“哦。”
“冥冥,游戏比我好看嘛……”这是拖着哭腔的白煜
“嗯……嗯?你说啥?”这是终于把视线从游戏里拖出来的庾冥。
“我说,我想要裸奔。”这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白煜。
“啊?!”这是吓得关了游戏的庾冥。

12.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
趴在床上玩平板的白煜懒洋洋地翻了个身:“冥冥,我想养只狗,黑白色的那种。”
操纵鼠标的手一抖,,电脑中的人物被对面爆了头,“你认真的?”
白煜将视线从平板上移开“耶,那冥冥你同意我养了?”
“不同意,下一个。”
“为啥。”某些人又翻了个身。
“我回来还想看到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“当然啊,二哈那么可爱,还可以是个更美好的家。ớ ₃ờ”白煜坐起来头凑到电脑边用平板企图将屏幕挡住。
庾冥将对方乱挥爪子抓下来圈到怀中,键盘声继续“没你可爱。”在对方得意洋洋准备自夸之前补了一句“傻的可爱。”
白煜   猝

同居30题(白冥)7~9

7,浏览过去的照片

“啧啧啧,亏我当时还觉得你是个坐在冰箱上的角色。”庾冥咬着瓜子壳儿,扬起从书中散落出来的照片——一个衣服妥帖的白煜站在树荫下看手机。正是当年某些人情窦初开时偷拍的。“结果现在啊……我算是看透你了。”庾冥叹息摇头,一副遗憾的表情。 “那还真是委屈你了,你打算分手吗?”白煜笑吟吟地接话,手下清理着对方遗留下来的瓜子壳。 “好啊,不过我也得问问我家的那位同不同意啊。”庾冥将空了的瓜子袋塞到对方手中,爽快地答应了对方的建议。 “我不准。”白煜拿着手中的袋子揽过对方的脖颈让额头相贴,“你还欠我半辈子呢。”庾冥直视对方的眼睛。感受到对方的气息铺撒在两人之间的狭窄的空间,凑近一吻。“那就是了。”

8,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傻缺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笨蛋。”

9,相隔两地的电话
“喂?”电话通了,听到声音庾冥纠结了半晌还是不知道要怎么说。那边似乎察觉到了这尴尬到要凝固的气氛,打趣道:“都老夫老妻了还害臊。”
更尬了……庾冥这样感叹到,磨磨蹭蹭地说出一句话“想你了。”听筒那边的人似乎笑出了声。“我也想你,早点睡吧,晚安。”

同居30题(白冥)

同居三十题(4~6)
4,一方的起床气
“老白,快起床。”庾冥无奈地蹲在床头玩对方的头发。要说他最头疼什么,无非是假期时叫某些人起床吃早饭。白煜翻了个身,雷打不动地继续睡。“再不起床馄饨糊一起了。”
无效攻击,敌方进入了睡眠无敌状态。
“知道你醒了,快起床。”起身将枕头抽出来拍在对方脸上。闭着眼睛将枕头拉下来抱在怀里继续睡。
庾冥扼腕长叹,决定使出杀手锏“你要是现在起来,晚上姿势随你挑。”
“真的?”床上的人闻声睁开眼,眼底一片清明。“假的,醒了就起来吃饭。”说罢起身推门走人一气呵成。
“喂……!”背后传来的声音被隔音极好的门阻挡。

5,做饭
白煜做饭一向菜色香味俱全,如果忽视厨房中一地的盐……
“你说做个饭怎么还要顺带做个冰天盐地的。”手中拿着笤帚的庾冥无奈道。“我没注意,谁知道你把那个盐袋口子剪那么大。”白煜坐在饭桌前振振有词地反驳。“好好好,怪我。”庾冥将最后一簸箕盐倒入垃圾桶,“等会碗也是你洗。”“好”自觉心虚的人一口应下,至于最后是谁洗,那是不得知了。

6,大扫除
大扫除?不存在的,几乎每天都是大扫除。看着沉迷游戏无法自拔,并且快被身边的瓜子壳淹没的庾冥的白煜无奈表示。

同居30题(白冥)1~3

同居三十题
1,相拥入眠
盛夏中午,空调房中的凉爽让人昏昏欲睡。向来习惯午睡的人在床上毫无形象地呼呼大睡。靠在床头看书的庾冥在气氛的感染下昏昏欲睡,将书放在床头躺了下来。
身旁的人似乎有所察觉,迷蒙睡意中将被子撑开,伸手将人揽入怀中。阳光从拉好的窗帘缝中露出来,在被子上留下一道金色的痕迹。

2,一同外出购物
白煜换好了鞋站在玄关处,探头往屋子里问:“冥冥,我要下去买些东西,你有什么要我帮你带的嘛?”“帮我去路口那个小食店带点吃的吧。”正在打游戏的某些人漫不经心道。“好,还有嘛?”“嗯……等等……”房间内键盘声一阵噼里啪啦。在一阵沉寂后,庾冥干脆利落地将键盘推回去,起身道:“好了一起走吧。”
“输了?”戏谑的笑容爬上白煜嘴角。庾冥伸手勾过对方下巴,啄了一口唇角嫌弃道:“就你事多。”

3,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“不要,坚决不要。”庾冥扒着卧室门不松手。“我要睡觉,才不陪你看电影。”“你是怕了吧?”白煜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笑意。庾冥听闻立刻反驳“谁怕了!不就是恐怖电影嘛,陪你看就是了,到时候别早上起不来。”
那你倒是把我的手松开啊。从开始就存在于胳膊上的束缚感倍感无奈。所以最后在某些人的强烈抗议下,电影只看了个开头就关了。

练笔(原创)

禁抄,谢谢
呼…呼…
口中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泛起白雾,男人艰难地走着,在遥遥无尽头的台阶上走着。

雪似初春的柳絮一般,从天上缠缠绵绵再落到地上。一层又一层,严实地盖住了地面。

血渍滴滴答答地砸在雪地中,从台阶一路上来,像极了寒风中的红梅随着他的脚步怒放。

他搂着早已失去知觉的手臂,艰难地,执着地,向上挪动着。

失去内力的残躯早已抵挡不住风雪的侵袭,击退一次又一次追杀之后的他早已是强弩之末。

还不行,还不行……

他喃喃着,眼神涣散地盯着前面的台阶、雪。脚落在台阶上,踩出深深的凹陷。挪一步,再挪一步。每一步对于他来说,都好似走在沼泽中。挣扎,不甘,拼命向前。

哼……
脚下一个趔趄,本就光滑的冰块更是雪上加霜,狼狈地向前扑在地上,摔得他一个闷哼。尚且健全的手扣着结冰的台阶面,冻疼了手指,扣断了指甲,却还是无能阻止下滑的趋势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好不容易止住下滑,却是连站起来的力气也不拥有了。

晏怀,阿怀……

他轻声低语,手指勉力扣着光滑的台阶面,向上蹭着。雪悄悄落在他的身边,身上,头上。
不声不响地遮住了他的视线。

爬不动了,再也爬不动了。他想抬头,看看台阶还有多高,路还有多长。但是他做不到。头上的雪对于他来说,太沉太沉了。

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
他无声地诉说着什么,似是有水痕划过他的脸颊。是融化的雪水吗?

雪还在下,没有丝毫止住的意思。一层叠着一层。温柔却丝毫不留情的,盖住地面,盖住万物,盖住了那最后一声悲哀的叹息。

清晨
“道可道非常道,名可名非常名……”

道童执着扫帚缓慢扫去台阶上的积雪。

诶?这是什么?
哎呀!

扫开那层雪,露出了里面早已僵硬的男人。年纪轻轻的道童怎曾见过这般模样,吓得丢下扫帚,踉踉跄跄地奔回观内。

何事这般急躁?

年轻道长稳住了撞在他身上的少年,也不责怪。

人!人!下面!就在下面!

道童语无伦次,气喘吁吁地拼凑出几个字。

嗯?什么人,在什么下面?

道长耐心地顺着少年的背,试图让少年表达的更清楚一些。

少年未等喘过气来,便拉着道长的手一路飞奔。

人!有人!

少年指着一个扫开一半雪堆,里面依稀可以辨别出是一个穿着深褐色衣服的人,那人身上冻了一层冰霜。道长对道童稍作安抚之后,伸手将人翻转过来。

!!!

熟悉的面孔猝不及防地展示在眼前,他恍惚间觉得这只是黄粱一梦,梦醒之后一切如旧,他依然修他的阴阳道,他仍旧肆意他的江湖路。

手指颤抖得不能控制,试图去触碰那失去生机的躯体,却又狼狈地收回手来。这梦是那么的真实,疼得他撕心裂肺,生怕一触碰就会化成那日字字诛心的割袍断袖一般,再也无法挽回。

那一双抚琴的手呵,早已指甲折断,伤痕遍布,血迹斑斑。往日他颇为在意,尝尝柔软舒贴的发,如今也是杂乱不堪堆积满了霜雪与泛红冰凌。

是谁啊,是谁让他如此难堪。谁敢让他在他面前如此难堪。

控制不住想拥他入怀的双手,控制不住积满眼底的泪水。

为什么你的神情里充满了哀愁,你应该一直都是骄傲与自豪的人啊。不曾怪过你啊,吾友,吾之挚友,吾之挚爱。

紧紧拥你入怀,却如同这千年的积雪,冻彻骨,冷透心。

清晨阳光正好,却感觉如此寒冷啊。这雪,当是孤独寂寞的吧……